Please select To the mobile version | Continue to access the desktop computer version
| |

natural herbal ingredients food addtive supplier and buyer free lead global platform

 Forgot password?
 Register
View: 18|Reply: 0

我不是你的光 pue0wd3x

[Copy link]

1960

Threads

1960

Posts

6109

Credits

Veteran

Rank: 8Rank: 8

Credits
6109
Post time: 2017-06-23 01:33:33
| Show all posts |Read mode

“别人的生活才刚刚开始,而我们的就要结束了吗……”商店门口悬挂着的电视机中正播放着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。   

  剧中白百合饰演的熊顿在治疗过程中正不忘对着吴彦祖犯花痴。苏镜心踏着小熊拖鞋,松松垮垮的蓝色针织衫下面,病号服若隐若现。不合时宜的是,她狠狠地几乎是恶毒地咬下一口冰棍,刺激的她一阵晕眩,然后瞪了一眼屏幕,暗想:真假,还不是演出来的,真要是生了病,浑身不舒服,哪有闲心在这儿扯淡!   

  她是逃跑出来的,在这寒意未消的初春,像是冬眠结束的动物。一个冬天窝藏在比北极的色调更单一的医院中,安静的,忍受着,没有尽头。泛着灰影的惨白墙壁,似乎在无声的宣判命运。苏镜心不知道未来会有什么变化,但随着她的心情无限低落下去,她认为自己应该出去走走了。   

     

  Part.1许我走向你   

  你穿过城市,走遍街道,朝你的自由飞奔;而我,朝你走过去,我并不知道也不了解,究竟是什么力量将我推向前方。   

  梦想是什么,梦想就是一想到就立马愿意去做的事;   

  初恋是什么,苏镜心不明白,尽管她曾经明里暗里喜欢过好几个人,当然,只是有一点点好感而已。   

  也许愿意拼命努力考大学,根本不是为了在大学里好好学习,而是想要脱离目前的生活和地点,然后去一个喜欢的地方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越远越好,越远越好,不再一成不变,不再被什么事情束缚。   

  苏镜心魂牵梦绕的大学梦还未来得及实现,却被现实一棒子打灭了。   

  她没有参加高考,那天她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,脑子还在自动温习可能会考到的知识点,还在天马行空的幻想待会儿睡觉做个梦也许可以预见到考试题目呢。   

  胃癌早期,爸爸这样告诉她,不像其他家人一样瞒着女儿,爸爸更希望女儿能够直面困难,尽管这样有些残酷。   

  好在苏镜心自幼坚强乐观,她并不觉得命运有多么不公,只是惋惜自己不能尽兴的去完成一些未曾谋面的美好事物。她猜到自己将来也许会早早离开,所以北京白癜风最好治疗方法她毅然决定自己要提前过完人生,以及弥补一些曾经胆小的卑懦的甚至不惜折磨自己的遗憾……   

     

  Part.2那是整条银河   

  每一杯普通的水,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会变成雪碧。他的胳膊轻轻和你碰到,你心里的气泡就滋儿的一下冲到嗓子,甜呀,还亮晶晶的,好像刚喝下了整条银河。   

  纪涵霄大男子主义严重的很,纵使身边众多女生环绕,也绝对不动摇自己所谓的应该坚持的底线。说白了也是一种傲气,似乎有什么使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命感正固执的存在。也就是这种使命感没有让他拉低姿态去注意到这样一个人的“神出鬼没”,尽管这之后他后悔了多年。   

  苏镜心终于来到了T大门前——这所她曾经也梦想过的大学。正值周末,校门口学生们进进出出,熙攘成一团,讨论着去哪条步行街北京治疗白癜风最专业医院购物或吃火锅。然而苏镜心密切关注着人群,寻找某个个子很高,走路总是将背挺的笔直笔直的男生。当然,这很难,因为对方压根就不认识她。没错,高中隔壁班的班长,纪涵霄,也许,可能,是她的初恋,也是暗恋。   

  她在班群里打听到纪涵霄考入的大学和专业班级,然后怀揣十几年攒存的压岁钱,坐火车来找他。她才不要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就死翘翘了,要谈也要找个优秀的自己喜欢的人不是吗。所以,在活着和死亡的较量面前,距离、脸面、羞怯等等都是没有意义的障碍,若还要在意,那也只能是无用挣扎。   

  在人海中找到一个人的几率正如在米粒中找沙子,还是在对方认不出的情况下。就是在那样一个下着微软细绵的春雪的下午,苏镜心偶然间掠到一个熟悉俊逸的背影,她撒腿跑过去。穿着火红羽绒服的男生头顶被雪花巧妙的装饰,发梢被浸湿,有一点微卷。咖色书包被一只手拉住,他转过头,看向苏镜心因病痛而蜡黄的脸,并听见她兴奋且急切的声音,像是生怕什么溜掉似的:“你好,我叫苏镜心,你是纪涵霄对吧!”   

     

  Part.3谢谢你懂我   

  我们都是孤独的刺猬,只有频率相同的人,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。我相信这世上一定有一个能感受到自己的人,那人未必是恋人,他可能是任何人,在偌大的世界中,我们会因为这份珍贵的懂得而不再孤独。   

  ——妙莉叶·芭贝里   

  不知是不是真的有机缘这一说,明明你的眼睛是近视的,连个人脸的轮廓都看不清,有时却能恰好将视线转向某个位置,又恰好清清楚楚的发现了那个你所需要的人。   

  “纪涵霄?他刚刚走,同学你找他什么事?”红衣男生回答。   

  苏镜心在对方转过头来的一刹那就知道她认错了人,恍然如梦的那个身影虽没有错,但她晚来一步,又由于为了不打退堂鼓,一鼓作气错拉住了这个人。   

  她讪讪的笑笑,说“不好意思,我找错人了,再见。”   

  红衣男生挠挠头,哈出一口白气感叹道:“明明是春天了,却还这么冷啊,北方就是不一样。”然后转身欲走。却听见身后“哇”的一声,再看时是刚才的女生吐了一地。他目瞪口呆,这是个什么情况,眼瞧着女生快要晕过去,他不得不绕过污秽杂物将她搀扶去医务室。   

  “那个,对不起啊,害的你这么麻烦。”看着一个劲捏着鼻子,躲在墙角明显非常嫌弃自己的男生,苏镜心不知道要说什么好。   

  “没什么,要不是看在你好像认识纪涵霄我也不会帮你的。”红衣男生说,又顺势低头去查看自己衣服上是否有被弄脏。   

  还真是一点都不掩饰啊,苏镜心无奈的笑笑。   

  “喂,你身体是怎么回事,是中午吃太多吗,随随便便就吐在校园里。还有,看你拎着皮箱,新生开学都一个学期了,来这么迟,转校生?”难得他对受惠于自己的路人有点好奇。   

  “呃……我没什么关系的,嗯……原因,我想不太方便告诉你,对不起……”   

  “切,不想说就别说,我们素不相识,也犯不着关心你……但是,起码这次算是我救你一条小命,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。”   

  “嗯,我知道,谢谢你,你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?”   

  “谁知道,现在想不出来,反正你先欠着,以后用得到你时再说。对了,你哪个系的?”   

  “啊?!”苏镜心自然是没有录取通知书的,也不能随便进入什么系,她忽然想起纪涵霄,于是撒了谎:“我……地理科学系……”   

  “哈!果然是转校生对吧,能理解的,还好和我一个系,否则以后到哪儿去找你还人情。”男生
Reply

Use magic Report

You have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Login | Register

Points Rules

QQ|Archive|Mobile|ingred007.com  

2017-07-26 18:49 GMT+8 , Processed in 0.103566 sec.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Release 20140618, © 2001-2017 Asia Cropstan Limited

Quick Reply To Top Return to the li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