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lease select To the mobile version | Continue to access the desktop computer version
| |

natural herbal ingredients food addtive supplier and buyer free lead global platform

 Forgot password?
 Register
View: 0|Reply: 0

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

[Copy link]

251

Threads

251

Posts

854

Credits

Senior Member

Rank: 4

Credits
854
Post time: 2017-07-17 06:12:25
| Show all posts |Read mode

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
  

  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

  ——落拓书生

  

  

  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

    

  从发病到去世,前后不过大半年时间,妈竟然抛舍下诸多的儿女,抛舍下这个家,独自一个人去了。

  九七年初,妈的身体便显现出些微的异状来。起初是浑身无力,打不起精神,胃口不大好,吃不下饭。但我们都没太在意,总以为这是妈劳累过度所致,休息调养一下自然就会好的。可是到了三四月间,妈的病情非但不见好转,反而呈恶化趋势。身体日渐消瘦,思维也不似往日那般清晰,言行举止间已是老迈无力了。妈毕竟是年过60的人啊!我们不放心,商量着要给妈治病。可妈总说没什么关系不碍事的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后来禁不住我们数番请求才去了几次医院。说是医院,其实都是些乡间极常见的诊所。设施简陋,没什么诊疗设备,甚至连基本的血液化验都做不了。医生们只是简单地问了问病情便草草地下了结论:贫血、营养不良。而我们却轻易地相信了,并且天真地认定妈患的不过是一种极普通的病。正因为我们的听信盲从、大意疏忽,妈才失去了最后医治的机会。知道妈贫血后,姐姐们都忙于买各种营养品给妈补血,而我也放下悬着的一颗心到师范读书。然而,时间不长,妈的身体便每况愈下、越来越糟。几个月不到,人憔悴衰老得不成样子,一头亮丽乌黑的头发变得灰白干枯缺少光泽,动作思维也开始迟钝模糊起来。她常常忘了东西或者走错房间或者根本弄不清楚自己正在干什么,有时甚至于喊不准我们的名字。看妈这个样子,我们才惊慌起来,赶忙带妈去市医院拍片检查。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:各种检查显示,妈患的是胰腺癌,晚期。姐姐们束手无策,一时没了主张。而我仍然不肯相信这个事实,总幻想着会有奇迹出现。虽然,自那以后,我隔三岔五地带妈进出于这所医院和那所医院,吃完了这副药又服那副药。药不知服用过多少,可是依然没能挽留住妈的生命。妈在一个凄风苦雨的日子里,到底还是去了!
白癜风后期的症状
  妈的一生太苦,从没享过一天清福。爸的过早离世,使妈从40挂零的年纪就成了寡妇,单独负担起抚育七八个子女的重任。为了生计,她日夜劳、忙里忙外。十多亩田、四五亩地,妈硬是用自己单薄瘦小的双肩扛了下来。哥分家早,大姐和二姐也相继出嫁了,家里剩下的全是些只知道张嘴吃饭却不能干活的主儿。没人耕田耙地,妈自己来;没人育秧播种,妈自己来;没人推拉扛运,妈还是自己来。为了这个家,为了这些儿女,妈硬是耗尽了她身体内的最后一滴血汗!

  后来,五姐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,我也考入师范正在就读。按说妈是该享享真的能治好白癜风吗清福了。可妈仍是不舍昼夜地劳作,她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她侍弄一生的田地。就在她60岁生日过后,我们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几次劝说她不要劳动。但妈总是说我还在读书,还需要花钱,等我将来毕业了,她一定放下锄头,洗干净手脚,好好地享它几年清福。然而世事沧桑、祸福难料,妈终归是没有等到那一天。

  妈一辈子共养育了9个子女。除了一个送人抚养外,其他8个全都是自己拉扯大的。对于辛酸艰难的过去,妈从不提及。但我们都知道那是一段汗水和泪水掺杂在一起的苦日子。我中考落榜后妈坚持要我插班复读。尽管那些在一个贫穷无依的家庭里是多么地不容易!可妈在这件事上表现得相当固执。她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找关系、托熟人、想法子为我谋求机会。等我考上师范后,妈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放松了些。但妈心中的块垒并没有完全落地。她在世时常说,要等我毕业参加了工作,结婚后成了家,有了自己的事业时她才放心。就在她受病痛折磨的大半年时间里,她还常常对人说,她不能那么早就死,她还要多照顾我几年。如果她死了,还有谁能够照顾我呢?妈知道我从小没吃过苦,不懂得照顾自己,哥哥姐姐都有自己的家,到底不能帮我多少。所以,她在世一天就要努力一天,不为自己,为的是她最小最不放心的孩子。

  我知道妈是这世上最爱我疼我的人,否则她不会为我作出那么多的努力和牺牲。她时常说要在有生之年看到我生活得很好,看到我带给她的荣耀和满足。

  可是妈终归没有等到让她放心的那一天。她撒手西去的时候我师范还没有毕业。妈带着永远的遗憾和担忧走了,抛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尘世间挣扎……

  1997年12月9日,妈满含着对尘世的牵挂和眷恋永远地去了。而我,还得好好地生活。为了妈,也为我自己。

  

  联系方式:(电话)0793--7660331|(Email)panyong5188@126.com|(OICQ)250670416|
Reply

Use magic Report

You have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Login | Register

Points Rules

QQ|Archive|Mobile|ingred007.com  

2017-07-26 18:50 GMT+8 , Processed in 0.091220 sec.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Release 20140618, © 2001-2017 Asia Cropstan Limited

Quick Reply To Top Return to the list